• 網址: http://www.idpeng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話:158067007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郵箱:1240243871@qq.com liwanwan_1998@163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Q:124024387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菏澤市香格里拉嘉園(二期)8號樓2單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名人名企專訪 > 圖文專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巨野農民畫:合作社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5-03-01 08:53:59  來源:  作者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歲末,24歲的姚輝川正在收拾行李準備去寧波出差。兩年前,他從洛陽師范學院畢業,回到家鄉做起了自家繪畫合作社的銷售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輝川的家在山東省菏澤市巨野縣麒麟鎮洪廟村,畫社有十幾個農民畫師。他們的作品包括牡丹、十八羅漢、仕女圖、水滸人物、山水等。姚輝川負責把這些畫銷往全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巨野,像姚家這樣的“農民繪畫點”有很多,僅洪廟村就有320人從事繪畫。而整個巨野縣,有四個繪畫專業鎮、500多個專業戶,常年從事繪畫相關行業人員超過1.5萬人,擁有省級以上美協會員35人,被譽為“中國農民繪畫之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巨野位于山東省西南部,自古有種植牡丹的傳統。農民畫也以工筆牡丹為主,單價在200元到數千元之間,年銷售量70多萬幅,收入3.6億元。“全國80%的工筆牡丹都出自巨野。”姚輝川告訴《瞭望東方周刊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有兩個地方以牡丹聞名天下:洛陽、菏澤。菏澤牡丹的種植規模、品種都超過洛陽,但洛陽牡丹更有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菏澤在山東的GDP靠后。”巨野縣文體局副局長讓淑波指著一張地圖說,“巨野是菏澤最東邊的一個縣,在蘇魯豫皖交界處。過去黃河從這里流過、幾次改道,這一帶是沖積平原,適合種莊稼,但區位不占優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展文化產業,或許可以彎道超車。1999年,巨野縣提出“發展工筆畫產業,搞好巨野經濟”的口號。如今,工筆繪畫已成為巨野縣繼煤炭、煤化工之后的第三大產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縣書畫院背后,一個投資12億元、占地400畝的書畫藝術產業園區已在規劃中。目前該項目已入選了文化部首批特色文化產業重點項目庫,全國共51個項目入選,山東省僅此一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,習近平考察曲阜時也曾到巨野。“農民畫畫,惠民致富,提高素養,很符合國家現在的核心價值觀。”陳廣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下鋤頭拿筆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起巨野農民畫,不得不提姚桂元。這位68歲的巨野農民畫發起人,家里是巨野最早的農民繪畫場所,也是農民畫師孵化的搖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70年代,姚桂元曾是巨野縣工藝美術廠畫師。這間美術廠以畫彩蛋、屏風聞名,產品遠銷海外。姚桂元的牡丹畫得相當好,“上過天安門城樓,也曾作為禮品隨國家領導人出訪。”姚桂元的兒子姚樹昭向本刊記者介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革開放后美術廠倒閉了。姚桂元在街頭掛起了“古麟書畫社”的牌子,把三四十位美術廠的老伙計召來。幾十人在家作畫,他在外面找市場,北京、西安、東北都去過。第一單生意在曲阜做成,隨身帶的幾十幅畫全部賣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嘗到甜頭后,姚桂元決心發展繪畫事業。他根據每個人的特長和能力進行分工,有的在家創作、有的在外銷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年時間后打開了市場,作品供不應求,“產能”卻跟不上。要擴大生產規模,沒法使用機器,姚桂元打算發動農民畫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這無異于異想天開:大多數農民文化低,不僅不懂美術,甚至連畫筆都沒摸過。雖然免費教學、提供紙筆,但三五個月下來,一幅像樣的作品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一長,一些農民覺得耽誤打工種地,不認可這份“閑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畫社從最易入門的工筆畫入手,不講理論或者先實踐、后理論,由美術廠老師手把手教,畫農民最熟悉的牡丹。學成的農民再去“傳幫帶”,一批批農民畫師就這樣產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,巨野的繪畫從業人員已達1500余人,年銷售作品20萬幅,“巨野工筆牡丹”的品牌開始叫響全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_副本.jpg         現在在巨野,畫師多是婦女和老人,“忙時握鋤頭,閑時握畫筆”,生產生活兩不誤。畫一張普通尺寸的牡丹需要四五天,售價六七百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婦女不打麻將,畫著畫、聽著音樂,安寧了。”姚樹昭介紹,“普通畫師一個月能掙三四千元,老師能掙七八千元,高水平的農民每年收入20萬元不成問題,基本家家蓋樓,買車的也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農民畫師中,一些有天賦的人走上了專業畫家之路,孔慶臣就是其中一個。中宣部中央文明辦發布的“講文明樹新風”公益廣告,其中一幅《最吉祥是有糧》就出自他之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從十一屆全國美展起,我開始有了個人的表達。”孔慶臣說,“現在我是兩條腿走路,既接訂單,又搞創作,農忙時還要下地干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3_副本.jpg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第一家合作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9年,山東省農業廳批準,在姚桂元家庭畫社基礎上正式成立“巨野農民繪畫專業合作社”。姚桂元任理事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養雞養鴨合作社很多,但書畫合作社這是第一家。”姚樹昭說,目前合作社有社員320人,來自洪廟村及周圍幾個村莊。姚樹昭負責合作社的生產、培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天社員們都來姚桂元家畫畫。兩層的小樓可以容納數十人,畫師們有固定的工位和任務。不過因為場地限制,大部分人在自己家里畫,把成品交到合作社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合作社的老師也是當地的農民,不過繪畫水平已經可以指導別人。通常,老師先畫一個底子,學員在底子上臨摹,畫得跟底本差不多了,就算出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巨野農民都畫工筆畫——工整細致、色調統一,便于學習,很容易適應規模生產。“一般三個月到半年就可以學會,作品就可以賣錢,而且培訓免費。”姚樹昭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合作社的老師除了教學生,還有一項重任:負責產品“研發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工筆畫的樣式每年都在創新。比如去年喜歡大紅大紫,今年就喜歡淡彩。畫師會根據客戶、市場的要求開發新的樣式和色彩。”姚樹昭認為,在這一點上他們還算跟得上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距姚家200米遠處,一座兩層樓的四合院剛剛建好,還沒裝修,這是合作社的新場地,規模是目前的數倍。山東省農業廳補貼了25萬元,合作社自籌30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桂元年輕時也畫畫,現在年紀大了,眼睛不好,就在各地參加展會,負責產品銷售。通常,每年10月到12月是銷售旺季,展會、訂單多;6月到8月是淡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刊記者采訪時,姚桂元正在廣州參加藝術博覽會。“每次去展會,基本上都有訂單,一個單子能做兩三個月,一年接幾個單子就差不多了。”姚樹昭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合作社一般會在淡季存一批貨、旺季賣出去。銷售收益,合作社提20%30%,剩下的歸農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農民畫的買主,以畫廊和企業為主。“企業占了大頭,尤其是民營企業,大約有60%70%。”姚樹昭說,“現在很多企業講究了,逢年過節發點獎金,再發兩張畫作為福利,喜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合作社賣畫有個特點:可以不交訂金,但不簽合同。“因為質量沒法鑒定。這里多個花瓣,那里少片葉子,他說不合格怎么辦?畫畫畢竟是創作,不是復印,這行就講一個誠信。”所以合作社至今沒有成為公司。 “為什么要成立公司?合作社就像一個公司,公司只是一個稱號。” 姚樹昭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他看來,巨野農民畫目前走的是中低端市場,“只能走這條路,因為是批量生產,不是畫家個體創作。走高端,畫出來賣不掉。發展30年不容易,想毀滅很容易,三月不賣畫就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模式復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繪畫合作社的模式已在巨野縣“落地開花”,逐步形成了“經銷商(展會)-合作社(畫院)-農民畫師”的生產銷售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巨野縣城環境最好的洙水河公園內,一座3萬平方米的建筑拔地而起。這是政府耗資6500萬元打造的巨野縣書畫院——一個政府撥款、有編制的單位。政府希望把它打造成一個集創作、培訓、展覽、銷售于一體的綜合性基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縣書畫院三樓畫室里,常年有上百位農民畫師作畫。畫院院長陳廣超告訴《瞭望東方周刊》,2000年,巨野被授予“中國農民繪畫之鄉”,縣里想借此做點事。“我當時是科長,后來不當了。2002年過來,組織培訓、搞展覽、搞活動,先造氣氛,慢慢由小到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姚樹昭看來,縣畫院和合作社本質是相同的,不同之處僅在于:由于縣書畫院的公辦背景,它會承擔更多的展覽、培訓事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縣書畫院和全國600多個畫廊建立了聯系,幫農民學員銷售作品。“才學新手的,老師幫忙銷;翅膀硬了,可以自己聯系;有點名氣的畫家還有經紀人。方式很靈活。”陳廣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陳廣超的辦公室,有幾盒畫好的彩蛋樣品。他們正嘗試“撿起”當年工藝美術廠的優勢產品,準備參加各大展會,最終期望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身在其中,陳廣超非常清楚農民畫產業的“廬山面目”:專業化、規;潭炔粔。生產是作坊式的;銷售主要靠腿去跑;利潤被別人拿了大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銷商的利潤有300%500%,40平方厘米的作品,出廠價200元,在展會上可以賣到七八百元,在畫廊只能賣三四百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巨野處于魯西南,各方面不占優勢。我們也想出口,建立網上平臺、做電子商務,還忙不過來,F在光纜扯過來了,下一步就想把這個做好。”陳廣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姚樹昭認為,巨野農民畫目前還沒必要發展電子商務,因為產能跟不上。“一個畫工一年平均能畫100幅,整個產量也就三萬多幅。接的訂單都做不完,工作場地也不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巨野縣夢宇廣告設計工作室旗下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菏澤書畫網  魯ICP備18038385號-3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菏澤市香格里拉嘉園(二期)8號樓2單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話:15806700728   15065037309
                      技術支持:巨野信息網 巨野網站建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费国产黄网在线视频直播在线